第四屆婦女國是會議論文集 
王俊秀 王采薇:由菜籃、搖籃到跨欄
--主婦聯盟與環保引爆面(empowerment)


由菜籃、搖籃到跨欄:主婦聯盟與環保引爆面(empowerment)


1.王俊秀
2.王采薇
 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 教授 義守大學共同科 助理教授

摘  要

  在父權結構的社會制約下,家務與子女照顧成為天經地義的母職,菜籃與搖籃也理所當然的成為家庭主婦的標準配備。當菜籃堛熊皛P搖籃堛漱p孩都失去免於污染的自由時,環保引(爆面eco-empowerment)中的內爆(inplore)開始醞釀。主婦聯盟就在消費者運動、反污染自力救濟運動及解嚴的時空壓縮(time-space ompression)中於1987年3月8日成立,凝聚了上述的內爆族群。

  本文先回顧主婦聯盟在世界潮流及台灣政經脈絡下的心路歷程,並以主婦聯盟月刊為基線資料來探討之。接著再提出一些觀點來加以論述,一方面針對主婦聯盟之「標竿史」做回顧與評估,另一方面也對於跨世紀的婦女及環保之引爆面(empowerment)提出建言。以下為探討之重點:

  1. 菜籃自覺:由菜籃到菜園(共同購買)
  2. 搖籃自覺:由搖籃到學校及社區
  3. 生態柔性主義:新習性運動(new habitus);我不是男性(人),也不是女性(人),我是生態性別(人)
  4. 行動資本與新環境實踐階級
  5. 民脈(civil connection)舖陳:異質網絡及多元認同
  6. 生活場面:社區與學校的「空間細胞化」
  7. 跨欄效應:菜籃+搖籃;1+1>2
  8. 社會解構與典範建構
  9. 流動人格與社會學習
關鍵詞:主婦聯盟、引爆面(empowerment)、生態柔性主義


壹、主婦與環保的第一類接觸

  在父權結構的社會制約下,家務與子女照顧是為天經地義的母職,「菜籃」與「搖籃」也理所當然的成為家庭主婦的標準配備。一方面,母職社會貢獻的影子價格(shadow price)未能放入「國力」評量系統內,以致「母職成本」被低估而忽視。但由於近年來相關的研究一再指出:母職的待遇如以市場價格來估算,則約為年薪美金七萬,相當於國民年平均薪資的2.5倍,母職貢獻的顯在化成為內爆的機制。另一方面菜籃與搖籃也成為主婦的「生活場面」及「自覺介面」。生活場面使得菜籃與搖籃有了點線面的接觸,自覺介面也就在生活場面擴大之餘而達到臨界點。兩者的第一類接觸大都為健康及安全的考量,這些也是環保的切入點。而當菜籃堛熊皛P搖籃堛漱p孩都失去免於污染的自由時,環保引爆面(eco-empowerment)中的內爆(inplore)開始醞釀。在本文中,我們首先介紹「主婦聯盟」之緣起、宗旨、組織及工作內容,接著我們針對歷年來這些家庭主婦所認同的綠色消費暨環保理念、化關心為實際行動、進而影響社會觀念的種種環保活動,做進一步的分析與說明。最後也對於跨世紀的婦女及環保之引爆面(empowerment)提出建言。

  菜籃的生活場面所產生的生命週期,向前延伸至共同購買,向後延伸至垃圾分類、資源回收,空間也由廚房擴展至農場、辦公室、超級市場及垃圾場,甚至迎合「綠需」開設綠色商店(綠主張商店)。(註1)自覺介面也由食物的營養及安全(無毒家園)擴展至生態保育(非核家園及反高爾夫球場)。因此「新環境主婦聯盟」成立之初,即以環境保護為其活動基調。為了使垃圾減量,提倡垃圾分類,惜福資源回收,廢保特瓶回收,更進一步強調不要購買多餘包裝的產品;為了使更多人認識環保之重要,經常性舉辦「環保媽媽營」及「環保阿媽營」;為了使環保觀念往下紮根,培養環保小奇兵;為了減少塑膠袋的使用,提倡自備購物袋運動;為了減少使用免洗餐具,推出環保隨餐包;為了避免濫伐森林,鼓勵大家使用再製紙;為了愛惜本土,愛惜自然,推出自然步道提昇國人休閒品質,並將環保觀念落實於生活中;為了整個生態的平衡,推廣綠色消費生活觀念。

  其次搖籃的生活場面所產生的生命週期也延伸至學校教育、社區參與及終身學習,空間則由臥房擴展至社區及學校。自覺介面也由小孩的學習環境(親子數學)擴展至整體的社會學習環境(社區大學、婦女學苑、空中學苑)。(註2)因此,為了孩子們有一個安全且健康的成長環境與過程,出版不同的手冊,教導兒童們認識性騷擾並學習保護自己,更提供青少年們正確的觀念拒絕煙酒毒害污染;為了下一代有更合理的教育方式和體制,促使各學校取消早自習,參與國中小學課程標準修訂;為了引起家長們關心孩子的學校教育,出版「家長會面面觀」,鼓勵家長直接參與推動班級家長會或學校家長會。此外,對兒童人權和福利爭取,雛妓的救援,色情污染的消滅也付出持續的關懷。

貳、「主婦聯盟」:社會解構與典範建構

  解嚴是台灣社會發展一個重要的轉捩點或中介點(intervention point),就環保而言,戒嚴時期追求成長的過程中,環境從未戒嚴─以環境污染來換取經濟成長。因此解嚴意謂著堆滿垃圾的筒蓋打開了。就社會層面而言,長期被壓抑的社會力有如悶燒的開水,即將沸騰,因此社會解構的契機使得引爆面(empowerment)成為社會發展的主流,特別是弱勢族群,例如婦女、原住民等。而社會解構也意謂著「典範建構」的契機,藉著主婦的自覺與行動企圖將社會主流典範(SDP)轉移至生態典範(NEP)。轉移過程以菜籃與搖籃作為中介,而引爆面則採取由下而上(bottom-up)、居民參與、網絡建構等策略。

  距Rachel Carson女士所著「寂靜的春天」(SilentSpring)發表後約24年之後,民國七十五年,也正是蘇聯車諾比爾核能電廠事故發生同年的年底,一群家庭主婦有感於臺灣環境污染的惡化,乃決心從自身做起,改善周遭環境品質、提升生活素質,使下一代健康、安全的生存下去。

  民國七十六年一月六日,「新環境主婦聯盟」成立,隸屬於當時的「新環境雜誌社」。其主要目的在「結合社會人士的力量,共同關心臺灣地區環境保護、生態保育、公共衛生安全及改變生活品質、提昇婦女素質」。同年八月二十二日行政院環境保護署成立,十月二日行政院頒布「現階段環境保護政策綱領」,作為推展環境保護工作之依據。

  「新環境主婦聯盟」以環境保護為首要工作目標,鼓勵加入之會員「勇於開口,敏於行動,向您的鄰居、朋友、親戚介紹和灌輸環保觀念及可行的環保行動。督促民意代表和政府有關機構,共同為環境保護而努力。」(註3)其主要之工作方針是「配合及督促政府推行環保運動;與其他社團合作;培育人才」。雖然有理監事,但各項活動採專案式,由不同成員負責。民國七十六年所籌劃之專案包括有:垃圾、購物袋、林家花園、雛妓、速食、公共場所戒煙、高速公路拋棄、牛奶紙盒、福利總處裝物袋、太太兒女的心聲、少用保麗龍餐盒包裝、主婦商店、健身舞蹈、美滿家庭、教大學生廢物利用等十五項專案。(註4)

  民國七十八年三月八日,「新環境主婦聯盟」立案登記為「財團法人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並以「結合婦女力量,關懷社會,提升生活品質,促進兩性和諧,改善生存環境」為其宗旨。

  目前「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以下簡稱「主婦聯盟」)除了董事會外,設有秘書處及五個不同的委員會,包括有:環境保護、教育、婦女成長、消費品質、自然步道等,並設有會訊編輯小組以及台中工作室。(註5)

  「環境保護委員會」主要在提供環保知識和實際做法,除了培養環保宣導人才,推動環保理念之外,更強調在日常生活中以實踐的方式來改善生活品質。

  「教育委員會」主要在聯合關心教育的家長,健全家長會的功能,並「普及學習權與父母教育權的觀念。」

  「婦女成長委員會」主要在「開發婦女潛能,關懷婦女權益,培養婦女自信,改善家庭生活素質,提升婦女參與社會服務之能力。」

  「消費品質委員會」主要在推廣「我是生活者」的理念。推動「綠色消費」生活的實踐。並且協助地方成立「社區合作社」。

  「自然步道推廣委員會」在透過自然步道的推廣,「充實社區休閒生活,達到自然保育與環境教育的目的。」(註6)

  另外,「主婦聯盟」還包括有「會訊編輯小組」,負責《主婦聯盟會訊》月刊之編輯,且提供婦女文學參與的管道及創作的機會。(註7)

  民國七十九年八月五日「主婦聯盟」成立台中工作室,為中部婦女提供一個關懷社會、自我成長的機會。(註8)其目的與臺北之「財團法人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完全一致。但是台中工作室就組織上來看,與臺北稍有不同。除了執委會外,另外有環保、教育、婦女成長、綠人、與書香等五個小組。

  其中,環保組主要在透過環境教育研習和演講,來宣導環保理念,並落實於個人日常生活中,進而推廣至社區。教育組主要至各校推廣環保教育,並且結合關心教育的家長,一起來推動教育改革的理念。婦女成長組主要在鼓勵婦女走出廚房,關懷社會,並發揮婦女的潛能,共創健康、環保的新生活。綠人小組在透過鄉土教育活動,認識當地人文、歷史與自然生態,培養愛護鄉土環境的情操。最後,書香小組在藉由讀書會的運作、推廣,培訓社區種子,建立祥和社會。

  十多年以來,「主婦聯盟」所關懷的層面非常廣泛,包括環保、教育、消費者、自然生態等,許多當初推動的事務,如今都已蔚為社會風氣或成為政府的政策,例如:垃圾分類、資源回收、廢除早自習、教育改革、家長會組織、自然步道、共同購買等,所有這些成就告訴了我們家庭主婦的開創力與行動力。

參、生態柔性主義:對人有愛、對萬物有情

  民國七○年代初期臺灣的環保運動就已展開,而七○年代後期的臺灣,自力救濟事件不斷發生,其中又以反公害事件最多,不同的環保自力救濟事件曾一度成為各大報章主要報導的話題,例如,民國七十五年彰化縣反對杜邦在鹿港外海設立二氧化鈦化學工廠事件,七十六年新竹市水源里居民圍堵李長榮化工廠,高雄市後勁居民圍堵中油高雄煉油廠西門,以及宜蘭縣反對六輕設廠,貢寮鄉反核四運動等。

民國七十六年一月「新環境主婦聯盟」成立,三月立即推出「垃圾分類,惜福資源回收」活動,並且以「我們要健康,臺灣要美麗」為主題推動環保運動。這些家庭主婦除了到行政院衛生署環境保護局(環保署前身)要求政府積極推動「垃圾分類,資源回收」之外,並在四月成立(臺北市)舟山路垃圾分類示範社區。(註9)

  此外,更舉辦有毒垃圾回收、多餘及不良包裝、消滅塑膠餐具等一系列座談會。(註10)中秋節時更與天主教社會發展委員會、佛教靈山講堂、基督教青年會共同舉辦「中秋節惜福」運動,宣導「垃圾不是廢物,是資源」的觀念,並期望「垃圾分類資源回收」的理念能深植人心。(註11)

  在持續宣導垃圾分類的同時,「主婦聯盟」更推出「自備購物袋,塑膠袋重覆使用;拒買寶特瓶;推廣再製紙;有毒物的回收」等活動,並提倡「不用合成清潔劑;購買簡單包裝的食用品,拒絕多餘包裝;選擇可重覆使用的陶瓷、不袗、玻璃等器皿」等實際行動,期望能達到垃圾減量。民國七十八年六月五日世界環境日更前往環保署,促請落實「廢棄物清理法」。(註12)七十九年是日再度前往環保署,促請盡速提出寶特瓶回收、及禁止使用保利龍免洗餐具等具體方案。(註13)

  民國七十八年「主婦聯盟」除了參與強救森林的活動外,更積極推動使用再製紙(註14),並出版「惜物、惜福、談再生紙」宣傳小冊,指出廢紙回收的意義在「循環再循環」。再製紙的使用,「可保護自然,培養環保意識,重拾人類惜物、惜福的心懷」。(註15)民國八十七年六月世界環境日,「主婦聯盟」發動「使用不漂白再生衛生紙」,倡導「愛護森林就從擦屁股開始」,以及「讓森林久久久,搶救森林」等理念。這些「主婦聯盟」的成員指出,再製紙可減少製紙能源,空氣污染,製紙用水,及樹木的砍伐。因此,基於保護環境的立場,我們都不應該讓任何一棵樹,因我們如廁及點滴日常生活的需求而倒下。(註16)

  所有這些活動的目標都在於「減少垃圾污染」及「推廣資源回收、循環利用」。明顯的,做好資源回收、垃圾分類的工作,對我們生存環境污染的改善將有立竿見影的效果;妥善處理有毒性的垃圾,方不會毒害我們的生存環境;而資源再利用得以落實永續經營的理想。

  由反污染出發,「主婦聯盟」逐漸走上生態保育或保護自然生態環境之路,然而身為主婦,其所關心之事卻也脫離不了與人有直接關係的健康、生命和權益,因此,「主婦聯盟」環保工作包括反污染與生態保育,二者是一體兩面,合而為一的。這樣的綠色理念及環保準則--拒用、減量、重複使用以及回收再生(Refuse,Reduce,Reuse,Recycle)(註17),毫無疑問的,是「主婦聯盟」成員間集體共同的認同(collective identity),它主導著各種不同的群體行為(collective action),更是這些群體活動的具體展現。(註18)

  此外,這種對自然的保育、尊重、及愛護,企圖建立一個健康、安全、舒適、永續環境的理念,是一種新的思考方式與生活態度。它重建了人與自然的和諧關係,展現了對人有愛、對萬物有情之道德情操。上述特質正是生態柔性主義所強調的「關愛情懷」。

肆、菜籃自覺:綠色消費與「共同購買」

  由於「環保與消費是生活的一體兩面」,(註19)因此,倡導在消費過程中實踐環保行動是為「主婦聯盟」近幾年來的首要工作之一。民國八十年四月「主婦聯盟」籌劃增設「消費品質」委員會,希望喚醒更多的消費者,體認消費與環保之一體性,培養綠色消費觀念,五月及十月舉辦消費品質的「漂?營」,將綠色訴求落實於生活,(註20)同年十一月更推出「綠色生活廣場」活動。

  同時,有鑑於越來越多的家庭主婦關心食品的安全性,雖然在市場上購買食品時,對於外觀或包裝標示都作了仔細的選擇,但是聽多了蔬菜水果上農藥殘留、以及蛋和肉上抗生素的殘留等新聞,每一次買菜,都成為沈重的負擔。這些主婦團結起來,質疑農藥的過度使用,並結合鄉村擁有共同的理想和目標的生產者,建立消費者與生產者間的網路,發起「共同購買」的行動。

  雖然,「共同購買」之所以能夠擴展的原因,是因為它吸引了最關心家人「吃」的健康,極度渴望提供安全食物及乾淨環境給孩子的眾多母親們。然而,透過「共同購買」,這些家庭主婦在為下一代付出一點力量的同時,也關心自己的環境,提昇生活品質。換言之,「共同購買」使環保更邁進一步。一方面消費者得以學習正確的消費品知識,表達對消費品品質的要求,並藉以獲得健康安全的消費品。另一方面,生產者可以不必屈服於市場的惡性競爭,安心地生產健康環保的生活必須品,進而共同尋求「不用化學肥料、農藥與添加物」的安全食物與乾淨環境。(註21)

民國八十二年一月「主婦聯盟」嘗試米和葡萄的共同購買,拉開了「共同購買」的序幕。民國八十三年四月起,「主婦聯盟」開始蔬菜共同購買的嘗試。雖然「共同購買」必須解決的問題還很多,例如,會員們對於各種蔬菜品質的要求標準是什麼?生產者種植上的困難如何解決?以及運送或配送方式等。(註22)我們可以肯定的說,「共同購買」的目標是生活必須品的安全、衛生、無污染,然最終的目的是達成自然資源及人為環境的永續利用,是綠色生活觀的實現。

伍、搖籃自覺:從關心到參與國民教育改革

  當環境保護為「新環境主婦聯盟」首要工作目標時,國民教育相關議題也同時擄獲這些家庭主婦的注意力與高度關懷,對她們而言,廣義的「環境」,「包含了自然環境與人文環境」。因此,「主婦聯盟」除致力公害防治,生態保育外,也積極參與婦女權益的維護,教育改革等行動。(註23)

  為了孩子們有一個安全且健康的成長環境與過程,民國七十七年五月「主婦聯盟」舉辦兒童性騷擾座談會,印製且贈閱兒童安全手冊--「孩子,當心色狼!」,教導兒童認識性騷擾並學習保護自己。

  民國(註24)七十九年印製「孩子,當心煙酒毒害!」,提供青少年及兒童們正確觀念,拒絕煙酒毒害污染。(註25)民國八十年出版「孩子,你要堅強起來!」,告訴孩子如何避開性騷擾及萬一受害要如何堅強自己。(註26)

  除了健康安全的成長環境外,兒童之國民教育更是「主婦聯盟」成員所付出關懷最多的主要議題之一。民國七十六年暑假「新環境主婦聯盟」即舉辦「青少年及兒童成長營」,以培養孩子們「對人感激、對己克制、對事盡力、對物珍惜」的態度,作為健康成長的基礎。(註27)事實上,提昇國民素質--「認清自我,互相尊重,互相包容,有責任感、感恩的人格特質」-- 正是「主婦聯盟」教育委員會的主要宗旨。(註28)

  民國七十七年三月,「主婦聯盟」籌辦「三六五家長聯誼會」,期望集合關心教育的家長,共同推動親職教育,改善教育環境,使教育正常化。(註29)同年九月並以「快快樂樂上學--八點鐘到校」為推動教育正常化的第一步,很快地,教育部於十一月即發函各有關單位說明國中小並沒有早自習之規定。(註30)

  民國七十八年「主婦聯盟」再度提出呼籲,使家長會確實發揮其「與學生家庭密切聯繫,共謀學校教育之充實發展」的功能,更以「健全家長會之組織與功能」為推動教育正常化的第二步工作,希望各校都能成立一個健康的家長會,「使家長與學校在互信互重的氣氛下,共同努力,為我們的下一代,經營更美好的教育環境」。(註31)同年,「主婦聯盟」出版「家長會面面觀」手冊,鼓勵關心教育的家長們參與家長會,健全家長會的組織及功能。(註32)民國八十一年再度出版「家長會面面觀II」,於其中提出由小型班級家長會的參與到學校家長會,並說明促成全國性家長會成立的理念與方法。(註33)

  這期間「主婦聯盟」陸續舉辦多項不同的座談會深入探討國民教育問題,例如,「延長國民教育問題」、「落實國中常態編班」、「國中畢業生自願就學方案」等座談會;也親自走訪四十多所北市國小廁所,並於民國八十年元月十七日舉辦座談會,對於小學生廁所安全與衛生提供她們的意見,使孩子養成恰當的衛生習慣;為了支持愛心媽媽協助學校圖書館工作,先後參觀多所國小圖書館,再請圖書館專家來指導,以充分瞭解圖書館的功能,進而與孩子一起有效的利用圖書館。(註34)

  這一切都是基於對人的愛,以及對下一代的責任,希望他們有一個健康而且安全的成長環境。

陸、跨欄效應

  在人文環境的保護議題中,反雛妓及反核等皆與兒童密切相關。(註35)民國七十七年元月九日「新環境主婦聯盟」參加了由全國婦女、原住民、人權、教會等五十五個團體所主辦的「救援雛妓,抗議販賣人口」活動,「希望社會大眾、治安單位,能聽到我們吶喊的聲音,正視這個社會問題,徹底掃除人口販子、嫖客這些環境的『污染源』!」。(註36)

  民國七十七年婦女節,「主婦聯盟」聯合各婦女團體,共同為「消滅色情污染,重整健康環境」而努力。(註37)民國七十八年「主婦聯盟」與各婦女團體聯手打擊報紙色情(註38),民國八十一年又提出「為了孩子,我們支持反雛妓行動」,這些主婦們一致認為「健全的社會不會有雛妓,有雛妓的社會必不健全。」因此,「為了促進社會健全,為了讓下一代成長在健康潔淨的環境裡,我們決意以具體行動,全力支持反雛妓行動。」(註39)這些媽媽們關心自己的孩子,也希望能喚起大家的注意共同關心許多受苦難的孩子們,並爭取兒童的人權和福利(註40)。民國七十八年「主婦聯盟」舉辦一連串座談會,為一部較完備合宜的兒童福利法摧生。(註41)

  除了反對色情污染,「主婦聯盟」也多次提出反核聲明或參與反核活動。根據「主婦聯盟」的不同反核聲明,反核,不是為了反對而反對,更不是反對政府,而是「為了孩子,我們反核」。「環境髒亂總有乾淨的一天,但核變災難卻將遺禍數萬年」,因此,「我們希望政府提供下一代更安全的生活空間」,(註42)就如陳曼麗所言:「當我們走上街頭,是為了爭取下一代子孫安全乾淨的生存空間;當我們徘徊立法院外,是為了挽回這一代的尊嚴,我們努力的絕非為個人的私利,當每個人擔心未來沒電用。怎麼辦?我們卻誠摯的要求:研究節約電源的方法,開發其他電源。」在其(註43)「愛生反戰,惜生反核」一文中,陳來紅更道出了母親們反核的心聲:「女人之所以慈悲為懷,全在生育、養育過程中,知道生命成長之不易和生命存在之艱辛,油然而生愛惜之心,不忍見任何生命的折損。『反戰』、『反核』之心亦然。……核電、核武發展既然對生命無益,我們豈能不反核呢?」(註44)

  雖然「主婦聯盟」反雛及反核行動僅佔其活動的極小部分,但充分展現了女人對環保認同的不歸路,共同為孩子創建一個無污染的環境,清潔、安全、健康的社會的決心與毅力。

柒、民脈舖陳:新習性運動

  綠色理念推出之後,更重要的是落實這些永續經營的環保概念。「主婦聯盟」的成員們相信,自然保育及污染防治的觀念與習慣,都是從個人及社區日常生活當中累積建立起來的,如果人人都能在家庭居住空間裡營造對環境有益的細節,那麼便可改變鄰里社區及大環境的生活品質。 (註45)而環保教育更是為落實環保精神首要之務,透過教育的過程,使得每一個人認識環境問題,瞭解並關切資源與生活環境之關係,進而成為維護生態平衡與環境品質的實踐者,以達到資源的永續利用,使世代享有安全、健康的生活環境。

  有鑑於國內環境教育的缺乏,以及對環境保護與自然保育的普遍漠視,環保教育成為「主婦聯盟」七十九年的工作重點。而為使環保教育往下紮根,「主婦聯盟」首先出版環保漫畫「小強奇遇記」,透過小強告訴孩子們環境需要保護以及應該如何去保護。接著「主婦聯盟」成立「環保小奇兵」,希望將環保觀念深植於下一代心中,(註46)民國七十九年九月又出版「環保小奇兵--垃圾篇」,再度透過漫畫來傳遞垃圾分類、資源回收的觀念,更指出環境保護人人有責。

  此外,民國八十年地球日「主婦聯盟」主動出擊推出「芝山岩森林步道親子遊」,同時出版「芝山岩自然步道解說手冊」,(註47)八十一年六月結合了一群熱心環境教育的人士,成立「自然步道推廣委員會」,以「結合社會資源,落實社區休閒活動,達到自然保育的目的。」(註48)

  「自然步道推廣委員會」在臺北市近郊的天然綠地,就現有的森林步道系統,沿線設置標示牌,並出版解說手冊,使民眾經由自我引導的方式,了解自然生態環境及其與人類生活的互動關係,並推動社區成員組織「綠人解說服務隊」,利用星期假日為赴郊外踏青的民眾舉辦解說活動,同時也提供非假日的預約導覽服務。希望藉由了解自然、親近自然的過程中,重新學習與大自然的相處之道,建構人與自然相互依存的倫理。

  由其簡介資料中,我們知道「主婦聯盟」自然步道推出的同時,更呼籲所有的民眾在享受自然步道時也響應綠色的誓約,尊重且珍惜自然界,「細細地看、靜靜地聽、輕輕地摸、用鼻子嗅一嗅、用心去感覺」,(註49)使自然資源得以生生不息,連綿不絕。足見自然步道的活動,已不再訴之以理來保護自然資源,更動之以情,以改變人們的行為,更提高人們公共道德及社會責任的觀念。

  為了推廣自然步道,「主婦聯盟」於民國八十一年十月舉辦「親近自然」專題系列講座。(註50)八十年三月推出第一條自然步道--芝山岩之後,目前已規劃完成並定期舉辦解說活動的自然步道,總計有:士林的芝山岩自然步道、中和的圓通寺自然步道、景美的仙跡岩自然步道、北投的軍艦岩自然步道,及信義區的象山與虎山自然步道。(註51)此外並協助台北市溫州社區步道的成立及採用「聲音步道」的方式增加原有自然步道的多樣性。(註52)

  這些大臺北都會區內之自然步道,提供都市家庭休閒及社會參與的機會,透過親子同遊自然步道綠色小徑,自然步道負起鄉土教育和生態保育的功能,讓民眾親身體驗、接觸、喜愛、欣賞、享受、尊重大自然中的一切,激發出愛山林、愛鄉土的自然保育情懷,學習與自然和諧相處,將舊習性轉移至新習性而成為負責任的環境行為(REB),(註53)減少不斷的污染與破壞行為,達到環境保護的目的。

捌、美麗共生:環保引爆點線面

一、造人的引爆面:

  「先成為人,再成為女人」的思考使得「主婦聯盟」落實於造人的工作,由生活者、綠人、石頭人、消費媽媽、故事媽媽、環保媽媽、袋鼠媽媽、環保小尖兵等層面切入,建構綿密的「異質網絡」,進而提昇「多元認同」。在如此的「正交換」中乃產生新的習性(habitus),一方面形成一個新的環境實踐階級,另一方面也產生了最佳女主角(model role)之社會學習效果。前述之新環境實踐階級在開始形成之初,「階級成份」也有西方環保份子的影子:女性為主、有國外經驗、中上社經地位、高教育程度。經過多年的「階級流動」已朝向普羅化發展,並且也減少另一階級-環境難民-的數量。(註54)

二、舞台的引爆面:

  劇場理論一再強調舞台、演員與觀眾的「共鳴創作」效果,因此舞台的「空間細胞化」也有其引爆(empower)的功能。「主婦聯盟」的舞台不管是家庭、社區、學校,或是讀書會、寫作班、合作社,皆為「生活介面」型舞台,沒有預演排練,只有實兵演練,將觀眾視為演員亦為「主婦聯盟」的策略,因此「主婦聯盟」視自己為一「學習型組織」,善用「合作學習」以充分發掘及運用「潛在課程及師資」。(註55)故此種舞台效果常會引起大眾與媒體的注意,累積更多的「行動資本」,(註56)另一方面生活相關之舞台效果也會「生產」「精神爆彈」(綠色和平擅長之社會媒體效果)以強化社會記憶。

三、菜籃自覺解構「生態斷鍊」的引爆面:

  資本主義社會下的專業分工使得「第三波」一書所言之「拆零」現象也衍生至各個層次,特別是生產者與消費者之間的生態斷鍊─即生產者拼命生產,消費者拼命消費,兩者又拼命丟棄,以致造成了更嚴重的「環境疏離」,食物鏈也變成了「生死鍊」。(註57)菜籃自覺由消費者(生活者)出發,進而連結生產者所推動的「共同購買運動」,不但修補了生態斷鍊,也產生了「跨欄效應」─是消費者運、環保運動,更是社會運動。

四、搖籃自覺解構「社會斷鍊」的引爆面:

  都市「匿名性」增高導致了社會控制的低落,人情沙漠化、自我家畜化及家庭堡壘化等「都市社會三化現象」,使得人類聚落已成為「文明中最偉大的破壞」。(註58)鐵門一關,外面的社會卻一片荒蕪,造成了社會斷鍊。「主婦聯盟」走出家庭,將社區、學校及社會視為家庭的延伸,「社會生命週期」重獲新生。社區作為「大都市中的小鄉村」的意義再被啟動,守望(watch)乃成為修補社會斷鍊的主軸。

五、社會實踐與先導的引爆面:

  民國七○年間,「主婦聯盟」及環保署相繼成立,致力於反污染及資源回收之理念宣導與行動。民國七十八年十一月十九日,行政院環保署自荷蘭引進外觀像外星人的資源回收筒(分別回收廢金屬類、廢塑膠類、廢玻璃、以及廢紙),在臺北市正式啟用。由於媒體對此活動廣為報導,引起一般民眾的普遍注意,也因此,資源回收漸漸成為社會關注的事項。同年間環保署還推出了藍波計畫(污染源管制)、飛鷹計畫(減少空氣污染)、海鷗計畫(不丟垃圾),海豹計畫(海底撈垃圾),黃鶯計畫(減少噪音),喚起人們對環保的注意及參與,提升生活品質。(註59)毫無疑問的,「主婦聯盟」對於政府積極推動垃圾分類與資源回收之活動有一定之影響。

六、社區生態化與環保化的引爆面:

  在自然保育工作上,「主婦聯盟」推動之自然步道,在近幾年已成為大臺北都會區家庭之重要休閒活動。自然步道的活動,使參加者認識這個環境的特色,感受大自然的和諧與秩序,體認自然環境對人類生存的重要性,更強化參與者投入環保行列。無疑的,「主婦聯盟」是自然步道的拓荒者。

  民國八十四年十一月,「主婦聯盟」環保委員會與清華大學環境暨資源管理研究室共同合作「環境衛生評估燈號系統之建構及行動」研究計畫,在台北縣七縣轄市執行環境衛生調查,並將調查結果轉換為「燈號」,以「紅燈」表示不佳,「黃燈」表示尚可,「綠燈」表示良好。在為期八個月的計畫執行期間,定期公布調查結果。這項研究計畫活動,引起鄉市鎮間對環境衛生維護的加強,也減少「登革熱」疾病的發生。

  研究計畫結束之後,陸續有幾個縣市向「主婦聯盟」要求依照相同模式,對該縣市的環境做調查評比。民國八十六年七月「主婦聯盟」進一步接受行政院環境保護署與台北市政府環境保護局之委託,進行「台北市環境衛生評量計畫」,針對台北市十二個行政區域進行環境衛生評量。透過這些合作計畫,「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工作更進一步落實於各基層活動中。(註60)

  此外,近兩年「主婦聯盟」所編著之環保相關書籍,都由不同政府機構贊助出版。例如,《綠色行動手冊》由台北縣政府環保局、而《辦公室做環保》由行政院環境保護署贊助出版。

玖、小結:期許中再出發

  雖然家庭主婦所關心的事務,侷限於日常生活與周遭的事務,然而「主婦聯盟」這些家庭主婦以她母性無比的愛心及堅韌的努力推動並實踐環保,她的表現不僅僅具有吸引力更具有震撼力,受到社會的肯定,(註61)也改變社會對家庭主婦的觀念。然而這些成就是否表示家庭主婦自己已經跨出甚至超越傳統主婦的角色?或社會對家庭主婦的期待已經有所改變?家庭主婦(或廣意來說女性)的角色是什麼?

  以「主婦聯盟」為例的分析,我們看到家庭主婦所關懷的對象仍舊脫離不了經過「搖籃」的子女,以及吃「菜籃」食物的家人。然而「菜籃」加上「搖籃」的效應,卻使得家庭主婦不僅僅只是賢妻良母,更是公共事務的參與者,甚或公共政策的決策者。家庭主婦為了照顧及保護家庭成員,避免受到外在環境傷害,自然對可能會危害到家人健康和安全的因素主動加以關注,無形中培養出家庭主婦特有的環保敏感度、意識及行為,成為環保的先鋒,且因為主婦的關愛角度,使其環保工作推展順利,增加家庭主婦的影響力,社會聲譽、地位,進而帶動全臺之環保工作。深入探究這些「主婦聯盟」的成員如何由參與過程中獲得成長感、成就感、滿足感、榮譽感、進而對這個組織產生認同歸屬感、且孕育自我使命感、將有助於我們瞭解環保精神的推動過程。

  也許有人會好奇,這些家庭主婦的環保知識是由那裡來?她們是否可成為環保專家?當然「主婦聯盟」環保知識來自專家之專題演講座談或書本知識,然而這已經不重要,基金會首任董事長陳秀惠即指出:「我們不是專家,對深奧的環保理論並不很了解,但是我仍相信,只要我們認知生活中的環保常識進而身體力行,那麼主婦這個角色,應該是最好的環保教育者、執行者及宣導者。」(註62)

  「主婦聯盟」所推動之環保運動已由家庭出發逐漸擴及社區和辦公室,然而環境的保護是大家的責任,必竟追求合於國民健康、安定、舒適的環境品質,維護國民生存及生活環境免於公害之侵害,保護自然環境,維護生態平衡,牽涉到行政體制及法律規範的健全,資源(空氣、水、海洋、土壤、廢棄物等)之合理與有效的運用等。換句話說,環保運動應該是結合社會、政治、經濟、科技各種專業的知識,對人類目前的產業結構與消費型態做一個徹底的改變。

  藉著女性繁衍生命,對下一代責任及其母性的良知,環保已展開,往後應該是為全民之責任了。即使是兒童的教育(特別是家庭教育),已不只是媽媽的責任或爸爸的名譽(家長會),保護與教養我們的下一代,是我們每一個大人的責任。猶如這些主婦們所說,「我們需要環保媽媽,更需要環保爸爸,共同為孩子創建一個無污染的環境。」(註63)環境保護是一長長久久的集體認同,更是所有人民的群體行為。這可能正是為「主婦聯盟」工作重點之一。生態柔性主義不是性別意識,而是一種作為「生態子民」或「環境公民」的態度及生活方式。「主婦聯盟」藉由「社會家庭化」及「地球家庭化」的方式,落實以母親為中心的實踐模式,並將公共領域家庭化以排除社會疏離。(註64)如此的實踐方式契合「蓋亞」理論:視地球為家,生態柔性主義(eco-feminism)也蔚然成為生態家庭主義(eco-familism)。

  其次,「主婦聯盟」認同於女性(家庭主婦)群體以及環保情操,但「主婦聯盟」有別於一般所知之婦女團體積極爭取女性權益。「主婦聯盟」未曾真正深入探討主婦的需要或形成主婦問題背後的歷史文化、政治社會經濟因素。到底「主婦聯盟」是屬於什麼樣的婦女團體?她們又如何定位自己?這可能是不少人無法解答卻很想知道答案的一個問題。彭婉如就曾指出;「『主婦聯盟』關心環保問題、國民教育問題,最近更介入消費品質問題,前提都不出『給下一代美好生活環境與品質』,其實也是傳統婦女角色的延伸,把在家庭中一向扮演的『服務、輔助』的無我犧牲角色,進一步也在社會中扮演。然而對於主婦本身,社會應有哪些回饋?政府應有哪些確實保障及福利?主婦不敢也不願去想,『主婦聯盟』同樣遲遲其行,深怕傳統性格較強的會員不安,更擔心那些支持妻子前來的丈夫們疑慮。因此,主婦聯盟基金會成立十餘年來,定位問題一直困擾許多人,無論會內或會外,看不懂這是『婦女壓力團體』呢?『環保運動團體』?抑或『婦女服務團體』?」(註65)定位的困擾更有機會讓「主婦聯盟」在此跨世紀之交能有所「超越」,還記得綠黨的名言:我們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我們是前進派。主婦應當是一個動詞,而不是一個名詞。因此跨越性別接受男性會員,開始生產「男性主婦」未嘗不可,免得落入「牧師對牧師佈道」的窘境。如同父權體制也常見於一些婦女團體,期許「主婦聯盟」以「理所不然」對抗父權體制時,避免產生另一種「母權體制」。最後以《我不是男性(人),也不是女性(人),我是生態性別(人)》共勉之,以此「跨欄」邁向二十一世紀。

註1:《主婦聯盟會訊》,民國八十七年十月(第130期)。

註2:《主婦聯盟會訊》,民國八十五年十一月(第111期);民國八十七年十一月(第131期)。

註3:「新環境主婦聯盟」簡介。

註4:《主婦聯盟會訊》,民國七十六年四月十五日(第1期)。

註5:以下說明參考「主婦聯盟」網站。

註6:依據「主婦聯盟」民國八十年的簡介,其組織結構在董事會之下包含有:環境保護、教育、消費品質、婦女成長、編輯、公共關係、發展計劃等七個委員會。

其中,「環境保護委員會」主要在「培養環境保護宣導人才。以生活實踐方式,提供環保新知,共同推動環境保護理念,改善生活環境品質。」

「教育委員會」主要目的在「聯合關心教育的家長,共同推動親職教育,並協助政府改善教育環境,以提昇國民素質。」

「消費品質委員會」主要在「1.定期舉辦講座,提供消費知識,保障消費者『知』的權利。2.以各社區為基準,因地制宜指導正確消費觀念,傳達消費資訊。3.著重消費文化價值,提升全民生活品質。」

「婦女成長委員會」主要在「設立『主婦學苑』提供婦女再教育的機會,開發婦女潛能、培養自信、提升婦女參與社會服務和改善家庭生活素質的能力。」

「編輯委員會」主要工作在「1.編寫會訊及年鑑;2.提供文宣,定期以讀書會、編採實習、自我成長等訓練成員。」

「公共關係委員會」對外在於「籌募本會經費,並與國內外其他社團進行資訊交流。」對內在「加強與會內的成員聯繫,知其專長、能力、興趣,並辦各種交誼、聚餐等溫馨的活動。」

「發展計劃委員會」主要負責「1.會內人力資源規劃;2.建立相關資料庫;3.研究會務發展方向;4.各委員會工作規劃與統合;擬定近、中、長程工作目標。」

註7:《主婦聯盟會訊》自民國七十六年四月十五日創刊,至今已發行一百多期,除了報導環保、教育、婦女成長、綠色消費、自然步道等會務、也呈現組織及會友之理念或想法。

註8:《主婦聯盟會訊》,民國七十九年九月一日(第40期)。

註9:《主婦聯盟會訊》,民國七十六年五月五日(第2期)。

註10:《主婦聯盟會訊》,民國七十六年六月二十日;七十六年七月二十二日。

註11:《主婦聯盟會訊》,民國七十六年八月二十六日;七十六年九月二十八日。

註12:《主婦聯盟會訊》,民國七十六年十月二十九日;七十七年三月一日;七十七年五月二十五日;七十七年六月二十五日;七十八年一月一日(第20期);七十八年二月一日(第21期);七十八年七月一日(第26期)。

註13:《主婦聯盟會訊》,民國七十九年七月一日(第38期)。

註14:《主婦聯盟會訊》,民國七十八年六月一日(第25期);七十八年七月一日(第26期)。

註15:《主婦聯盟會訊》,民國七十九年五月一日(第36期)。

註16:《主婦聯盟會訊》,民國八十七年七月一日(第128期)。

註17:《主婦聯盟會訊》,民國八十一年十月一日(第65期)。

註18:請參閱沈姍姍《社區進行環境行動之研究:以台北市興家社區環保媽媽為例》,師大環教所碩士論 文,民國85年。

註19:《主婦聯盟會訊》,民國八十年十一月一日(第54期)。

註20:《主婦聯盟會訊》,民國八十年五月一日(第48期);八十年九月一日(第52期);八十年十月一日(第53期)。

註21:翁秀綾,〈共同購買理念:另一種「消費者運動」──共同購買〉,《主婦聯盟會訊》,第84期。

  另外,根據翁秀綾,「共同購買」的宗旨在「1.突顯生活者的主體性。依據生活所必須,來尋找好的消費品,並深入了解產品真性質,不再被動地,或不具判斷性接受廣告訊息,而作了無謂甚至浪費的消費。2.珍愛地球資源。在決定消費品過程中,照顧3R(Reduce減量,Reuse重覆使用,Recycle資源回收再用),與自然保育原則,發揮『共同購買』與『共同不購買』的力量。3.尊重個人的價值。關心農民、勞工的作業安全,支持社會弱勢者(如:殘障者、原住民等)使其經濟獨立。4.凝聚民間的社會力。藉經由『共同購買』培養互助、合作之人際關係,將關心面由家庭,而社區,再擴及生活的各個層面,以確保一個尊重文化、環境、與自然生態的社會。」(翁秀綾,〈生活者主張--共同購買篇〉,《主婦聯盟會訊》,民國八十二年二月一日,(第69期))。

註22:翁秀綾,〈蔬菜共同購買階段回顧〉,《生活者主張》,民國八十五年十二月(第24期)。

註23:《主婦聯盟會訊》,民國七十七年一月二十日。

註24:《主婦聯盟會訊》,民國八十六年三月(第114期)。

註25:《主婦聯盟會訊》,民國七十九年五月一日(第36期)。

註26:《主婦聯盟會訊》,民國八十年一月一日(第44期)。

註27:《主婦聯盟會訊》,民國七十六年五月二十六日。

註28:《主婦聯盟會訊》,民國八十二年七月一日(第74期)。

註29:「主婦聯盟」教育委員會的宗旨在不同年代稍有變更,例如,民國八十一年教育委員會的宗旨是「聯合關心教育的家長,共同推動健全家長會組功能,以協助學校提升教育品質,並普及學習權、教育權的觀念。」八十二年為「1.聯合關心教育的家長,共同推動親職教育。2.協助政府改善教育環境,以提昇國民素質。」《主婦聯盟會訊》,民國八十一年六月一日(第61期);八十二年七月一日(第74期)。

註30:《主婦聯盟會訊》,民國七十八年一月一日(第20期);七十八年二月一日(第21期)。

註31:《主婦聯盟會訊》,民國七十八年六月一日(第25期);七十八年七月一日(第26期);七十八年八月一日(第27期);七十八年十月(第29期)。基於對教育品質的關心,「主婦聯盟」更提出降低班級人數及調整師生比率等建議。

註32:《主婦聯盟會訊》,民國七十九年一月(第32期)。

註33:《主婦聯盟會訊》,民國八十一年十二月一日(第67期)。

註34:《主婦聯盟會訊》,民國七十九年六月一日(第37期);八十年三月一日(第46期);八十年六月一日(第49期);八十一年六月一日(第61期);八十一年七月一日(第62期)。

註35:民國七十八年「主婦聯盟」參與「淨化選舉」,希望「留給臺灣一塊淨土」,因反對選舉污染「本身就是一種更廣義的『環保』」。《主婦聯盟會訊》,民國七十八年八月一日(第27期)。

註36:《主婦聯盟會訊》,民國七十七年一月二十日。

註37:《主婦聯盟會訊》,民國七十七年三月一日。

註38:《主婦聯盟會訊》,民國七十八年九月一日(第28期);七十八年十月(第29期);七十八年十一月(第30期)。

註39:《主婦聯盟會訊》,民國八十一年八月一日(第63期)。

註40:《主婦聯盟會訊》,民國七十八年四月一日(第23期)。

註41:《主婦聯盟會訊》,民國七十八年六月一日(第25期)。

註42:《主婦聯盟會訊》,民國八十年六月一日(第49期);八十一年一月一日(第56期)。

註43:《主婦聯盟會訊》,民國八十一年四月一日(第59期)。

註44:《生活者主張》,民國八十四年九月,(第17期)。

註45:《主婦聯盟會訊》,民國八十年七月一日(第50期)。

註46:《主婦聯盟會訊》,民國七十八年十一月(第30期);七十九年二月一日(第33期)。

註47:《主婦聯盟會訊》,民國八十年四月一日(第47期)。

註48:《主婦聯盟會訊》,民國八十一年十一月(第66期)。

註49:自然步道網站。

註50:《主婦聯盟會訊》,民國八十一年十月一日(第65期)。

註51:《主婦聯盟會訊》,民國八十三年一月五日(第80期)。

註52:《主婦聯盟會訊》,民國八十七年七月(第128期);民國八十七年九月(第129期)。

註53:請參閱蔡麗玲 《母職作為女性主義的實踐》,清大社人所碩士論文,民國87年。

註54:請參閱王俊秀著《全球變遷與變遷全球:環境社會學的視野》,臺北市:巨流,民國88年。第十章。

註55:《主婦聯盟會訊》,民國八十七年一月(第123期)。

註56:請參閱邱育芳《婦女社區參與和現代母職的實踐:以主婦聯盟的社區運動為例分析》,清大社人所碩士論文,民國85年。

註57:請參閱王俊秀著《讓故鄉的風水有面子:環境社會學的出發》,臺北市:桂冠,民國83年。第四章。

註58:請參閱王俊秀著《讓故鄉的風水有面子:環境社會學的出發》,臺北市:桂冠,民國83年。第十一章。

註59:請參閱簡又新等著《邁向21世紀的環保人--環保署的經營理念》,臺北市:創意力文化事業有限公司,民國79年9月。

註60:根據「主婦聯盟」網站資料。

註61:在其民國八十年的簡介上,「主婦聯盟」已提出來,「雖然我們的努力不過是滄海一粟,但是社會給予我們的卻是十足的肯定。」

註62:《主婦聯盟會訊》,民國七十八年四月一日(第23期)。

註63:《主婦聯盟會訊》,民國七十九年五月一日(第36期)。

註64:張輝潭《台灣當代婦女運動與女性主義實踐初探:一個歷史觀點》,清大社人所碩士論文,民國84年。

註65:《主婦聯盟會訊》,民國八十年十月一日(第53期)頁1。

回到頁首

 

第四屆全國婦女國是會議

(C)copyright 199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之運用請洽詢主辦單位
本網站由開拓文教基金會 蕃薯藤 規劃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