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四日悼曉燕,為台灣而走聲明

總統,幫我,不要害我

 

504頭家大遊行
政務官要負起責任;總統要向全國道歉


  當白冰冰哭喊著:你們是在幫我,還是害我!她是對誰哭喊呢?不見得是只對幾位記者,恐怕也包含著對於警察的無奈;

  當白冰冰要求:走出去之前要先看看國內!她是對誰做要求呢?可以確定不是對一般人,而是針對李登輝先生;

  我們今天面臨的問題,絕對不是由單一的因素所造的,有的人責怪警察,有的人責怪媒體,有的人責怪司法,有的人責怪教育,有的人責怪人權; 這些都有一點對,但也並不全對。問題是,當我們大家都相互責怪的時候,卻忘了:

這是全身的病症,無法比較是那一個器官最失職;
首腦不肯痛下決心醫治,全體只好隨之走向滅亡;
而所有困難與解決,都得歸向權力的最核心!


因此我們不能不問:

當頭家都不敢出門的時候,為什麼總統一直想出國呢?
當全國人都席不安枕的時候,為什麼總統還打小球呢?

  我們並非針對總統個人,但這個國家之內,除了總統的頭家,就只剩下了總統的部下;當我們無法責問每一個部下的時候,就不得不拿他們的統帥來做代表。所以我們不得不和白冰冰同聲一氣的叫喊:

總統,幫我,不要害我!

  當台灣走到這個地步的時候,總統還不願聽專家和民間的聲音,卻一意敷衍縱容他的政客和官僚:竟有一種教育,放棄了全國百分之七十的學生,而部長還在做秀;竟有一脈相承的政策,壓制了佔一半人口的婦女,而成立一個婦女權益促進委員會的時候,連一個曾經維護婦女權益者都 S有; 司法從來就不曾清明,而法界的官僚仍穩坐如山;警察連一個大案都破不了,但警政系統連一點改革的影子都沒有; 彭婉如命案發生至今,女性與兒童受害事件層出不窮,連女性警察都人人自危,而在保護婦女與兒童安全上,行政院的預算和政策,竟是一個大大的零!

  所有這一切,直接威脅著我們每一個人的基本生存:我們已經不敢企求幸福的人生,因為我們竟然保不住自己和小孩的性命!

  我們唾棄暴力,但暴力總是如影隨形;我們尋找信仰,但神明有時不靈; 我們想要團結,但彼此不能信任;我們想要互愛,但總是不能除去心頭的憤恨!

  在這個時候,我們要一起聚在街頭;我們這些受害者,和可能的受害者,要發出怒吼;我們不能親手去改變這一切,但我們要求免於恐懼的自由! 我們要求:

政務官必須負起責任來;

請撤換警政署長,因為他所主掌的警力不能維護治安;
請撤換閣揆,因為這個內閣顯然不能解決任何問題!


504遊行相關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