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灣婦女資訊網 | 台灣婦女網路論壇 | 網氏/罔市女性電子報 | 蕃薯藤台灣網路資源索引 |

婦女的社會參與和自我成長/文章分享

日本環境運動中婦女扮演的角色(下)

松井耶依 原著

趙淑伶.翁秀綾 翻譯 (引自主婦聯盟會訊106期)

 


四、開發案vs.捍衛自然

  80年代時日本經濟持續的成長,使得整個國家充斥各種基礎建設的方案,例如興建高速公路、水壩、機場及遊樂區等。相對地,自然美景如森林、海邊、田野,則飽受摧毀的威脅。住在這些開發案預定地的人們決定不再保持沈默,於是地方上對抗開發案的活動開始展開,並發展為全國性的議題。在許多抗爭中,婦女們扮演著主導的角色。

  長良川流貫日本本州中心岐阜、愛知、三重等縣,它以 Satsukimasu(一種鱒魚)及豐富的珍稀魚種而聞名。這是唯一沒有建壩的大河,因為其峽谷不夠陡峭。

  即使如此,在1968年,政府仍決定在河口處興建水壩,目的在防洪並提供水源給附近的石油化學工業區。這計劃遭到地方漁民強烈的反對,他們在70年代中期,提出「要求終止該計劃」的訴訟,但掌管水資源的政府當局並未放棄該計劃,並對漁民施加壓力,1987年漁民們撤銷了告訴,政府立即開始建設水壩。

  這消息震驚了沿岸居民及喜歡在這條河釣魚的人。天野禮子,一位住在大阪的自由作家,也是經常到那堻迅蔽漱H,她認為:這條河這麼珍貴,假如水壩蓋起來,則長良川鱒魚及其他瀕臨絕種的魚類也將消失。隨後,她組織了「反對長良川河口水壩興建會」的團體,並說服許多生態保育者,包括攝影家、小說家及運動員等一齊參與。她決定要以非傳統的運動方式贏得公共輿論。該團體舉辦攝影比賽、音樂會甚至獨木舟比賽,成功地吸引了全國320位獨木舟高手參賽。

  此團體也受到國際間的重視。天野女士參加1992年在巴西舉行的「聯合國地球高峰會議」外圍的「非政府組織論壇」,積極募集外力,期望獲得更多的支持。

  天野女士的團體當然也遭受開發單位的批評,認為他們是外地人在製造噪音,但是當地的婦女也自組了團體,參與反對水壩興建的運動。該團體的領導者大森女士被推選為鎮議會的議員,這在當地傳統的社區而言,是一項歷史性的事件。雖然反水壩的運動至今尚未停止,但此事件已具體証實,由婦女主導的環境運動可以改變當地的政治生態。

  另一場受到全國人民矚目的「開發計劃vs.自然保育戰」,是沖繩縣(琉球)石垣島的新機場興建案。此項於白帆海岸邊供巨無霸飛機使用的機場計畫,是在1975年宣佈的,1982年運輸部長正式批准該項計劃。政府告訴當地的人民,新機場可以帶來更多的觀光客,並且當地的產品亦可空運供銷外地,將創造更大的利潤。

  山里節子剛自空服員退休,離開繁華的都市生活回到島嶼家鄉,準備過著簡單的農村生活,她深深擔憂機場的興建將會對美麗的珊瑚海岸帶來衝擊。沖繩群島是在1972年才由美國的軍事管制手中交還給日本,之後由於快速的經濟發展,已經摧毀了許多海邊珊瑚礁。白帆是目前僅存少數仍有繁盛珊瑚礁的地區之一,各種的珊瑚台地、珊瑚樹、珊瑚花等非常美麗,牠們不應被破壞。山里女士決定對抗機場興建計劃,並支持當地一個拒絕放棄豐富漁場的小型漁民團體。

  當時﹐一位美國的珊瑚專家Katherine Muzik女士在沖繩住了好幾年,正從事當地的珊瑚研究工作,她也加入了運動。她說,白帆珊瑚的美麗與多樣,甚至可比美著名的澳洲大堡礁。她開始組織國際性的活動以保護白帆海岸。

  感謝這些婦女的奮鬥,將這項偏遠、隔離地區進行的地方性抗爭,提升為全島全國,甚至國際間關心的焦點。日本國內外關心的人持續增加,他們質疑為什麼機場非建在這堣ㄔi?為什麼需要這麼大的機場?為什麼現有的機場不能就地擴建……?

  根據原來的計劃,興建的第一階段應始於1984年,但在反對者抗爭下延宕多年之後,沖繩當地政府建議將機場的位置移到離開珊瑚礁數百公尺的地方。山里女士她們仍持續抵抗,並挑戰「經濟發展」的概念。她們提出根本性的問題:「發展是為了誰?為了什麼目的?」她們希望沖繩減低對外地的依賴,並保持其特有的生態環境。

  「池子」山丘位於神奈川縣的逗子市,緊臨東京都。這個密佈綠樹的290公頃山丘,在70年代之前由美軍駐紮,並不對外開放,池子地方森林因而得以保持原始青翠的樣貌,並保留豐富的野生動物相。在山岳上也發現有歷史的遺跡,對於東京都會區3,000萬居民而言,是非常珍貴的。

  所以,當得知美國與日本政府已於1982年簽署同意,利用池子山丘建築美軍住宅以滿足持續增加的駐防美軍之需,附近居民非常震驚。憤怒的居民,尤其是婦女們,走到美軍駐紮地的大門口靜坐示威,抗議該項計劃。她們組成了一個「反對美軍住宅計劃」的團體CAPNC。這些婦女大多是受過教育的中產階級家庭主婦,她們採取各種的行動,如收集聯署簽名、發散明信片、舉行座談會、遊行等。

  雖然抗議聲不絕於耳,市長三島先生仍於1984年同意該計劃的進行。接著,此議題不再只是單純的環境問題,甚且攸關民主與地方自治的爭議。CAPNC及其他「綠人」(生態關懷者)開始進行罷免市長的行動。婦女的力量扮演了決定性的角色,她們成功地摘下原市長,推出富野暉一郎為候選人,並贏得選舉的勝利。富野先生是「池子綠色運動團體」的執行長,這位年輕又充滿活力的新市長與婦女們合作,誓言共同保護池子森林。

  然而,美日政府協議壓迫神奈川縣縣長要出面調解,並提出修正方案:可以保留山上綠地,但還是要蓋房子。無庸置疑的,綠色團體仍強烈地反對該項修正提案,並更加強抗議活動,市長與70多位婦女們組成一個代表團飛到美國首府華盛頓,直接向美國國會請願。

  但1987年開始,興建工作已接二連三的進行。在每一個新階段的過程,婦女們就在大門抗議,直到警察以武力驅離她們。1992年地方選舉中,綠色行動中一名積極的婦女——澤光代女士被選為新市長,她是日本少數的女性市長之一。

 

五、非核社會與女性主義

  具生態觀的女性主義,最明顯的表現是在非核運動上,它從早先反核電廠興建的“反對”角色演變為非核社會的“主張”角色。

  日本共有42座核能發電廠在運轉中,另有13座以上仍在興建或在計劃興建中。1991年核能發電量約佔所有供電量的30%,在世界排名第三。

  在二次大戰結束前夕,廣島、長崎遭投擲原子彈,帶給日本人無限悲痛。但當60年代核電廠被引進時,日本人民居然被說服相信核能的「安全」用途,故曾歡迎核電廠的設立。

  但到了70年代,人們開始覺得不對,並開始反對臨近核能電廠的興建計劃,關心此議題的科學家們也開始組成全國網路。1975年,18個團體首次在京都召開「第一次全國反核電運動會議」;1978年,一份「反核電廠新聞」通訊首次在東京出刊。1983年在美國三哩島核電災變的驚駭下,「第二次全國反核電廠運動會議」再度於京都召開,全國各地有141個團體共1,500人與會。

  1986年,蘇聯車諾堡事變更導致新一波的反核運動。這一波運動居然吸引了成千上萬過去從未參與過任何社會運動的婦女們自動加入,並在1987∼1988 年期間如野火般蔓延,無數的草根婦女團體及個人都站出來,在全國各個角落活躍,其中一些婦女更是努力地扮演串聯的重要角色。

  住在大分縣別府市的大原良子,與丈夫共同經營麵包店及餐廳,被廣瀨隆先生的著作所喚醒。廣瀨先生是一位記者,同時也是反核的倡導者,曾出版一本《就在東京建核電廠吧!》的書。車諾堡事件發生後,他奔波於許多團體間,並警告說:「除非我們現在阻止,否則就太遲了!」所到之處,許多婦女開始思考他的警告並付諸行動。

  大原女士就是在這樣的鼓舞下而站出來,在別府市組成了一個婦女反核團體。當她聽到「四國電力公司」將於1988年初,在「伊方核電廠」內進行第二次的輸出周率改變測試時(這項測試非常類似造成車諾堡事件的原因),她覺得非常危險。於是,她展開簽名行動,企圖阻止測試。她的行動即使是舊派的反核運動者,都懷疑它能否成功?她緊急的奔走呼籲,觸動了許多婦女內心深處,一件件「反核試」聯署訊息從她家發出,在婦女之間形成了回應的網路。兩個月之內,居然收集到超過一百萬人的簽名,再送到「四國電力公司」。

  另一位婦女甘庶珠惠子,九州福岡縣內一個小鎮的佛寺神職人員的太太,她對促進婦女對反核議論“自覺”上,有著極大的貢獻。她同樣受到廣瀨先生的著作所喚醒,經過六個月的密集研究後,於1987年出版了一本感人的書《如果還來得及的話--我最長的一封信》。這本薄薄的一本書,不到一年,賣了將近50萬本,成為暢銷書。在她的書中,她說:「此刻,我們正處於十字路口,讓我們從生命的觀點省視每一件事。我們婦女,尤其是母親,上蒼賦予了我們如此偉大的能力……。」

  1988年1月,在核電廠測試的幾個星期之前,3,000人聚集在高松市「四國電力公司」的總公司前。許多母親帶著孩子參加示威,參加的人群跳舞、唱歌、搖鈴等。他們的口號是重覆吟詠:「不要核能,尊重生命」(它後來也成為反核人士共同的口號)。到了2月份測試當天,示威者在電廠門前「敢死」示威。

  鎮暴警察前來驅趕躺在地上的人們。大原女士和其他的參與者雖然受到攻擊,郤未喪失勇氣。她寫道:「我感覺我的意志與同伴們結合為一,那就是解放。」

  人們開始使用「非核」、「去核」(Denuke)來代替「反核」(Anti-nuke)字眼,因為他們不再只是反對核能電廠,更要求建立非核的家園世界。過去社會運動中統馭式的形態,也改變成每個人平等的參與,共同決策,免於組織內少部份人的控制。「非暴力」是另一個特徵。

  另一結合非核力量的高潮是「停止核能電廠」的東京大會師。這是車諾堡事件2週年的全國性示威運動。這次集會由185個團體共同主辦,原先預計將有1萬名人士參與。但令人驚訝的是,參與人數,從全國各地來了2萬人,這是日本反核動員人數最多的一次。大會要求制定新的法律,並階段性廢除核能,建立非核的社 會。

  再一次,參與成員中婦女占了很大的比例,反應出主張非核的草根性婦女團體數目愈來愈多,並可發現她們以多樣性的角度切入非核的理念。80年末期,從北方北海道到南方九州,年復一年,婦女到車站直接向來往的市民訴求;在京都的主婦團體,以及各地方性的非核團體陸續地成立。

  「蘋果花團體」是青森縣的一個婦女網路,發動了100萬人的簽名活動,目的在阻止核燃料棒再加工廠的興建,隨後並提出100萬人的集體訴訟。另一個位於崎玉縣的婦女團體要求「東京電力公司」非核化,她們監視核燃料的運輸,並抗議核能電廠任何細微的疏失。另一個新潟縣的非核婦女團體成功地延遲了核電廠的興建。該婦女團體的成員製作非核明信片;一位女性表演者製作一部非核舞台劇;一位有兩個孩子的圖書館館員出版了《揮別核能手冊——為時未晚》一書;而一位舉世聞名的女畫家丸十俊,則在拒付電費帳單遭到斷電後,自己開始以風車運轉發電。

  更有一些婦女超越國際疆界,反對核子反應爐出口到印尼,並協助馬來西亞的輻射受害者,這些受害者是受到一家日馬合資公司的輻射廢棄物所污染。

  反核情感的擴散,明顯地反應在「車諾堡事件」後的調查結果,1986年8月,反核電者(41%)首次超過了支持者(34%),更有趣的是男性與女性間的差異。男性有47%支持核能,23%反對核能;而婦女有23%支持核能,但有50%反對核能。

  婦女非核運動的新趨勢,是走向女性主義。綿貫禮子女士在1990年創辦了「研究與支援車諾堡受害婦女聯絡網」,她是一位生物化學家及非核理論的領導者,長年進行有毒化學物質的研究,例如:戴奧辛對胎兒的影響﹔她也關心放射線,並進一步以性別角色來看待這些問題。在她出版的《廢棄所有的核子反應爐--對女性而言,「核」是什麼?》一書中,她整合了生態觀、女性主義觀及非核觀。

  日本婦女投入非核運動的人數持續增加。她們質疑現代西方科技文明的方向,其中,「核能」就是個具體表徵,她們並挑戰伴隨著污染、過度開發、歧視的、所謂「現代」社會系統,而苦思尋求另一替代社會。她們的理想是,社會中的男性與女性、人類與自然、「北」與「南」諸國都能和諧的生活在一起。

 

六、結論

  從過去40年日本婦女從事環境運動累積的經驗,可與各位分享下列數點,以供未來環境運動及環境教育之參考:

  1. 環境的整體觀。生態問題不能自外於民主、人權、社會正義及和平。保衛環境的行動應該與反貧窮、反歧視、反壓制及反暴力等力量結合。
  2. 環境的全球觀點。環境的破壞是橫跨國界的,而且會因「南」、「北」不平等而愈趨惡化。所以,應該建立國際性的聯絡網。
  3. 更進一步探索替代性的社會、生活型態及價值觀。因為今日生態危機的根本原因,正是當代的「文明」。
  4. 性別的敏感度應放到教育的所有層面。以環境問題而言,女性不論在肉體上或社會關係情境上,都是較不利的受害者。緣於婦女生育的功能,使得她們不只關心自身,也要關心下一代。受貧窮、飢餓所困的婦女,常是社會邊緣人,為了生存,有時候會成為環境的破壞者;但另一方面,女性對於生態更敏感,對行動也更具勇氣,不似男性般堥洶ㄚe。因此,我們的行動策略上應檢視到此一特點。
  5. 行動策略應重視在學校、社區、媒體的教育,使得年輕的婦女及地方草根性的婦女皆能參與。行動應涵蓋廣泛的方法,例如:出版好的時事通訊,研究、監視污染等。

 


 

日本環境運動中婦女扮演的角色

松井耶依 原著
趙淑伶.翁秀綾 翻譯

(引自主婦聯盟會訊105期)

水俁病悲劇
公害預防最為重要
質疑消費導向的生活
開發案vs.捍衛自然
非核社會與女性主義
結論


本專題之文字版權屬主婦聯盟所有,引用自主婦聯盟會訊,任何非學術性之引用,請徵得原作者之同意。
意見與回應
Yam Women Web since 1997.03.08 last updated : 1998.06.12
All Rights Reserved by 開拓 Formosa on WWW 女性與社區工作小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