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灣婦女資訊網 | 台灣婦女網路論壇 | 網氏/罔市女性電子報 | 蕃薯藤台灣網路資源索引 |

女性議題論文集

 

1995 台灣慰安婦報告

江美芬

11/10/1995


各國慰安婦的血淚控訴

  經由歷史學者的研究,提供我們了解日軍何以施行慰安所制度的歷史背景,以及軍方控制與管理慰安所的實況。我們必須從慰安婦的證言,才能了解她們是如何成為慰安婦,對於她們所造成的衝擊,以及如何看待過去的那段經歷自一九九年年韓籍慰安婦首度公開控訴日本政府強行徵召慰安婦以來,其他國家(菲律賓、荷蘭、台灣、馬來西亞、印尼)的婦女亦紛紛出面,揭露隱藏在她們內心深處五十年的祕密。舉行歷屆亞洲慰安婦連帶會議,一方面是因為慰安婦們隱藏著過去的記憶回國後卻不被家人接受、為國內政府所忽視再加上日本政府不願負起責任,因此舉辦會議是要發掘日本戰爭犯罪的事實,加強相同經驗的婦女們的心理支持,並且試圖讓更多的人們了解慰安婦的過去與現在的處境,迫使日本政府正視徵召慰安婦的犯罪事實。從當事者的證言,我們可以看出其中不欲人知的痛楚及辛酸。

  金曉欣(為保護當事人,係用假名)……第一個挺身而出,向世界揭發二次大戰期間日軍暴行的朝鮮慰安婦。一九二三年生於中國東北吉林省,出生後不久父親就死了。金與母親回到平壤。由於家裡太窮,母親為人幫傭,金在學校讀了四年書就輟學幫人家看小孩,十三歲那年被金泰元收為養女。但她的養父並未將她視如己出,在她十七歲那年春天養父聽說中國東北好賺錢,就帶著她及另一個大她一歲的女孩,搭乘只有軍人才能坐的軍用列車,經過安東、北京,輾轉三天,到達一個叫卡茲卡縣『鐵壁鎮』的地方。在此與養父道別,金學順和另一個女孩被帶到一個中國人的房子裡,進了房間隨即被鎖起來。金猛然想到「完了」,隨後她聽說養父把她們賣了。隔壁的房間也有三個朝鮮女孩。她想逃,但四週都是日本兵,展翅難飛。隔天早上,一個軍人對她和同來的女孩說:「不用擔心,照命令做就是!」隨即命令她把衣服脫掉。金說:「現在回想起來,實在無限辛酸。」

  隔天八點半開始,每隔三十分鐘就進來一個士兵,戴著保險套。她每天至少要服侍十個人,多則三十個人。晚上則服侍軍官。有些士兵早上就開始喝酒、唱歌,在出兵前夕尤其興奮,也特別的殘暴。「我們這些朝鮮人任他們踐踏、毆打,他們簡直就是狗,根本無法想像他們是人。」金說。在房間裡,金穿的是中國人留下來的衣服或日軍的舊軍服,每週或每月軍醫會來檢查一次身體。金曾患肺病,注射六○六抗生素。

  金的藝名是「阿藝子」,和其他四個朝鮮慰安婦在一起。年紀最大的慰安婦二十二歲,有一個特別房間專門伺候軍官。其他四個人住在一個房間裡,用窗簾分成四份伺候士兵。吃的是軍方送來的米及味噌。

  鐵壁鎮的軍隊大約有三百人,轉戰中國北方,軍隊移防,她們也跟著移動。軍隊所到之處,看不到一個中國人。當地留下來的空屋,常被選為慰安所。有一天早上七點,士兵帶來兩個中國人,說他們是間諜並把他們的眼睛蒙起來,兩手反綁,在她們面前一刀砍下去。還對她們說如果不聽話,下場和他們一樣。

  日子過的實在很痛苦,金一心想逃,但到處是日本兵,無法與民間接觸,不會說中國話,又不了解中國的地理環境,實在無法逃生。如此過了四年多,有一天晚上因軍隊投入戰場,四周人少,一個從事外匯買賣的韓國男子闖入房間,金告訴他,「我是韓國人,請帶我走」。兩人就趁黑夜逃走,經過南京、蘇州,到上海結為夫婦,在法國租界開了一間當鋪,先後生下女兒及兒子。戰後回到韓國,女兒在仁川的難民收容所因染痳疹去世,接著丈夫在韓戰中過世。金一面做生意,一面教養兒子。不幸的是兒子在小學四年級時,又瀰水死亡。金唯一的希望破滅,巴不得一起死掉,但未能成功。從此到處流浪,與煙、酒為伍。十年前猛然覺醒,在漢城為人幫傭,現在老了,靠政府的救濟生活。

  金說她不幸的一生,從被迫當慰安婦開始。每次看到日本國旗,就憤恨無比,不論給她多少錢,也無法彌補她的創傷。一生期待就是把事實揭發出來,告訴韓、日兩國的年輕人,不要重蹈覆轍。

  其實,金的命運還不算太差。

  結甲娘(為保護當事人,係用假名),她是個富家千金小姐。

  十八歲那年的某個晚上,日軍到她家裡強行把她抓走,塞入卡車,和許多女孩 一起被運到釜山,送進入一個大倉庫裡。倉庫裡滿滿的女孩子,幾無空隙。緊接著,一個軍 H點出三十名女孩子,她是其中一個。隨後這三十名女孩子被送到日本九州,學習日本的語言、日本的禮儀,然後被送到中國滿州。原來她們是大倉庫裡最漂亮的三十個女孩子,特別訓練來侍候滿州的大將官。當年只有日本女人才可以侍候大將官,韓國、台灣的女孩子則用來侍候較低階的軍官、士兵。這三十名朝鮮女子,不同凡響,可想而知。對受儒教教育的韓國婦女,貞操比生命還重要。有女孩子不願被糟蹋,想盡辦法逃走。失敗,被逮了,日軍就把她倒立,吊起來,割掉她的乳房,挖出她的腸子,拿來給她們看,讓她們知道逃亡的下場。朝鮮女子的貞烈實在不是可以被嚇倒的,照樣找機會逃。日本人或許也感覺到若一個一個把逃亡的女孩殺掉,重新再培植一批來奉侍這些大將官,也不是容易的事,後來就在這些女孩的背後烙燙,正面保持完整,不論逃幾次,都在同一個位置上燙,以免整個背都是疤痕。大將官不用保險套,吉奶奶(韓國人對年長婦女的稱呼)懷了兩次孕,生了兩個男孩,但兩個都死於痳疹。這個千金小姐足足當了五年妓女,回到韓國後五年和被抓前認識的一個男孩結婚。韓戰時先生被共黨抓走,留下一個遺腹子。再嫁,不久,丈夫死於高血壓,又留下一個遺腹子。

  三十個漂亮的女孩,如今,她碩果僅存(王清峰1992)。

  這節主要是受難當事人描述她們如何成為慰安婦以及在慰安所中的種種遭遇。以下將敘述本會受託處理慰安婦問題的實況、大事記以及出席歷屆國際會議。

 

目錄

一、慰安婦問題面面觀
二、各國慰安婦的血淚控訴
三、本會受託處理台灣慰安婦問題之實況
四、台灣慰安婦的生活現況
五、台灣政府處理慰安婦問題的態度與作為
六、其他國家處理慰安婦問題的態度與作為
七、日本政府對於慰安婦問題的應對態度
八、建議與展望
參考書目


本頁所有連結論文著作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之使用、流傳,請徵得原作者之同意與授權。

意見與回應
Yam Women Web since 1997.03.08 last updated : 1997.12.14
All Rights Reserved by 開拓 Formosa on WWW 工作小組